貳肆之一
One of Twenty-Four

— 電影每秒有24格,構成觸動觀眾的畫面。 每年上映的電影很多,但專精於華語電影的卻很少。華語電影其實是最接近你我生活的電影,與我們有共同的文化,與深刻的連結。在貳肆之一,可以盡情討論與電影間的故事,看見屬於華語世界的電影風景。 歡迎來到貳肆之一,感受電影幕前幕後的故事,看見電影裡的美麗景致,創造電影與自己的共同故事。

《再見瓦城》導演趙德胤:台灣是全世界上,唯一可以讓勵志故事發生的地方

《再見瓦城》導演趙德胤:台灣是全世界上,唯一可以讓勵志故事發生的地方

執導《再見瓦城》、來自緬甸的導演趙德胤,26日獲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在介紹影片中,導演侯孝賢表示「他的差異就是,他可以看到別人看不到的」,而負責《再見瓦城》電影配樂的林強說到「他是胸懷全世界的導演,為台灣電影帶來不同的視野。」

《再見瓦城》描述蓮青(吳可熙飾)偷渡到泰國打工並認識阿國(柯震東飾),兩人日久生情,男生一心想要賺錢帶著愛妻衣錦還鄉,然而女生卻想要賺錢到台灣過更好的生活,彼此分歧的價值觀,也漸漸走向難以挽回的悲劇,而本片繼威尼斯影展奪大獎後,也獲法國亞眠影展「國際競賽單元」最佳影片。

上台從舒淇手中接下「年度台灣傑出工作者」獎座後,趙德胤表示:

先跟侯導澄清我不是偷渡過來的,我是合法地在1998年,那時候我16歲,台灣政府在海外招生,很幸運在數千人中我考上了,好像中了樂透一樣,來到了台灣。

其實我們小時候的夢想,都是比較關於生存面的夢想,最大的就是蓋一棟房子,為我媽媽,從來沒有過生存以外的夢想,更不要說是電影或是藝術,但是我16歲那年很幸運來到台灣,我的命運翻轉了。

很多巧合,很多間接和直接的原因,我遇到很多貴人,也讓我遇上了電影,這些貴人,從我高中的老師到大學,一步一步把我推向電影,最重要的,因為我不是念電影的,我是念設計的,而在2009年第一屆的金馬電影學院我遇上了侯孝賢導演,侯孝賢導演他教了我一些拍片的方法,或者是我偷學了他一招半式,從三個人、四個人,到現在200個人拍了六部電影。

我想,如果沒有台灣,一種多元、自由,各式各樣的人都可能在這裡追夢或發生奇蹟的環境,不可能有趙德胤站在這個台上,所以感謝台灣,感謝台灣電影圈,感謝我的家人特別是我的母親,她沒念過書卻堅持讓我來台灣唸書。

我們一直都是用很兩三個人、土法煉鋼的方法拍電影,大家可能不知道,台灣電影一直以來都是從李行導演、侯導、李安導演、蔡明亮導演直到我們,一直都是在這個嚴峻的市場、艱難的環境,各自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地、特立獨行地,土法煉鋼地用我們自己的方法拍電影,所以我很感謝台灣電影圈的電影工作者,特別是這些前輩引領著我,敢這樣地拍電影。

最後感謝《再見瓦城》的劇組,感謝所有跟我們兩個人、三個人拍電影的工作夥伴,最後我要講的是,如果一個從來沒有生存以外的夢想的緬甸小孩,今天如果能拿到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能站在這裡,如果這是一個勵志故事,而台灣是全世界上,唯一可以讓勵志故事發生的地方,謝謝。

 

頒獎典禮結束後,趙德胤在臉書表示,在《再見瓦城》慶功宴上,許多媒體朋友為《再見瓦城》打抱不平,但他表示「任何電影和任何人得獎,我都不感到驚訝或不公平,這就是金馬獎」。

本新聞轉載自關鍵評論網,原文網址為: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55298

陳柏霖、河智苑主演 《危險羅曼史》今夏在台熱映

陳柏霖、河智苑主演 《危險羅曼史》今夏在台熱映

柯震東、吳可熙擦身金馬 趙德胤:他們為導演犧牲了

柯震東、吳可熙擦身金馬 趙德胤:他們為導演犧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