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肆之一
One of Twenty-Four

— 電影每秒有24格,構成觸動觀眾的畫面。 每年上映的電影很多,但專精於華語電影的卻很少。華語電影其實是最接近你我生活的電影,與我們有共同的文化,與深刻的連結。在貳肆之一,可以盡情討論與電影間的故事,看見屬於華語世界的電影風景。 歡迎來到貳肆之一,感受電影幕前幕後的故事,看見電影裡的美麗景致,創造電影與自己的共同故事。

《危城》英雄故事下的警世寓言

《危城》英雄故事下的警世寓言

文/Ditza
在進戲院前,對於《危城》這部電影,絕大部分的心情,是抱持著看古裝武俠動作爽片的心態去看的。《新少林寺》的陳木勝導演,與擔任動作導演的洪金寶,加上近年來累積許多動作戲的彭于晏,這樣的陣容,以看動作爽片的想法進電影院應該很是剛好。

這幾年,想要看個紮紮實實的武打都有點難,更不用說還要有成熟的文戲劇情架構,能看到好看的武俠,顯得多彌足珍貴。近年來的武俠片,總使用過多令人眼花撩亂的特效,讓武打失了精髓,與其說是古裝武俠片,個人覺得「奇幻」可能還比較適合。

整部電影打戲最為精彩的部分,應該都是落在特別出演的吳京身上,畢竟從小到大的武功底子不是白練的。相較於其他角色,很明顯對比出來吳京的動作俐落,尤其兵器其實拿的算是不容易的長槍。最後與彭于晏站在酒甕塔中的打戲最為精采,武打流暢且吸睛,一身從容不迫的氣勢,更能彰顯他的武術,不過可惜吳京一直沒有大紅。

當然,其他部分的武打也是非常好看的,動作流暢,武打漂亮紮實,尤其袁泉部分,很少看到女演員武打這麼俐落,配上袁泉那彷彿就是民國初期的氣質,真的非常好看。而這應該是頭一次看到劉青雲演出這麼多戲分的武戲,據說還特別訂做了長鞭,也還算不錯,但危城結尾的打戲,真的只能用「骨骼清奇」來形容了,整部節奏良好的打戲,都瞬間敗於那幕「讓子彈飛」。

5.jpg

而各角色本身設定的略為臉譜化,故事走向其實很公式化,尤其江疏影所飾演的角色白玲,簡直突兀的尷尬,大概就只是作為個引子,但與馬峰的感情戲就演得多餘,不過彭于晏所飾演的浪人馬峰真的是討喜的角色,略帶點詼諧配上台灣口音,雖顯得有趣,但大多時候是非常尷尬的。

6.jpg

總之,就演員陣容來說,倒是綠葉好看於主角,倒不是說主角群演得差,而是幾位主演就是符合期待的演出,中規中矩。雖然古天樂的變態軍閥二世子,倒是確實笑得滿讓人毛骨悚然的,

說實話,整體而言《危城》確實遠超出期待,雖然電影的說教意味實在濃厚,許多劇情顯得稍微生硬,不過打戲算是流暢漂亮,劇情也不會過於空洞,尤其是整部電影其實充滿著濃厚的政治暗喻。不過電影要進軍中國市場,就得先通過中國廣電局嚴格的內容審查,只能以一個擦邊球的方式來說整個故事,畢竟要說這只是個單純英雄武俠片好像也是可以。

7.jpg

不過我想,如果是臺灣和香港觀眾,應該會覺得電影許多對白有話外之音。片中那小小的普城,其實都可以是臺灣與香港,或者任何一個正受壓迫地方,當強權侵入,究竟該向強權低頭,還是為了所謂的公義,不謂強權、犧牲生命的抵抗。劉青雲和廖啟智在浮橋上的對白,即使也彰顯了在這種社會下,每個人心中的矛盾,以為低頭就可以保護一切,但誠如楊克難所說,跪下並不會解決問題,曹少璘難道就會放過普城人民?最後普城人民全力抵抗,力挽頹勢。但現實中,或許大多數的人都不是像楊克難一樣的活著,而是像吳京所飾演的上校一般與現實妥協。

或許一切都可以簡單的用公理正義的方式來解讀,但我期待這樣一個香港班底的劇組,他們實際是希望透過電影去說些話,用普城來說個寓言故事,一個我們可能都擔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

圖片來源:《危城》官方Facebook微博

從「豬式喜劇」看台灣人對賀歲片的共同記憶

從「豬式喜劇」看台灣人對賀歲片的共同記憶

《樓下的房客》戲內偷窺,戲外檢視

《樓下的房客》戲內偷窺,戲外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