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肆之一
One of Twenty-Four

— 電影每秒有24格,構成觸動觀眾的畫面。 每年上映的電影很多,但專精於華語電影的卻很少。華語電影其實是最接近你我生活的電影,與我們有共同的文化,與深刻的連結。在貳肆之一,可以盡情討論與電影間的故事,看見屬於華語世界的電影風景。 歡迎來到貳肆之一,感受電影幕前幕後的故事,看見電影裡的美麗景致,創造電影與自己的共同故事。

《樓下的房客》戲內偷窺,戲外檢視

《樓下的房客》戲內偷窺,戲外檢視

文/Adrianne
《樓下的房客》在拍攝期間已話題不斷,不僅僅這部是九把刀最具代表探討人性與道德的作品、實力派老將和極具潛力的新生代演員,甚至導演的背景都激起眾人好奇心,電影之外又是一齣齣好戲。

國片對於類型電影嘗試,相較於過去有更多的進步,這次《樓下的房客》主打「鑿開人性的黑暗面」的懸疑驚悚題材,令人期待又興奮。然而,看完電影走出戲院後,卻又再一次失望。這樣的失落感參雜著心疼,像是自己的小孩般,不打不成器,但打在他身卻痛在我心的感覺

1.jpg

上網瀏覽幾篇影評後,看到Punchline針對《樓下的房客》所撰寫的文章,有著許多的認同,也有些意見相左之處,因此,此篇影評將以類回覆的方式作為這部電影的觀後感。

首先,電影中「黑色幽默」的表現手法不夠成熟,電影視野模糊不清。後現代主義的「黑色幽默」並不是表現出單一的滑稽,而是在內容裡充滿諷刺、荒誕又絕望,夾雜著灰暗甚至殘酷的色彩。「黑色幽默」會使觀影者發笑,笑是因看見世界的麻木不仁而笑,瞥見人性的病態而痛苦的笑著,如同英國電影《殺手沒有假期》除了整部片營造的沈重憂鬱氛圍、戲謔的台詞與劇情走向帶領我們一步步見證人性的脆弱與世界的殘忍。

反觀《樓下的房客》硬生生的把「黑色幽默」拆開,單調的將「幽默」灌在某幾位角色上,如廢柴大學生、有家暴前科加上偷窺慾的體育老師,以及心理病態的房東。電影中的笑點建立在其角色們的慘澹情懷,我們應該笑得是角色的荒謬與不幸,而不是角色單一行為。

4.jpg

在預告中提到本次配樂耗資1千500萬,音樂製作請來侯志堅與鋼琴家林奕汎共同創作,更遠赴重洋到美國與波士頓室內交響樂團合作,錄製交響樂大編制的電影配樂。而混音後製則在曾做過《神鬼獵人》 電影原聲帶的知名錄音室-The Village Studio 完成,就台灣電影而言,電影配樂逐漸受到重視,這樣的思維值得讚賞。

回到電影裡配樂的應用,就差強人意了。配樂為電影敘述的方式之一,好的電影配樂,能幫導演的作品畫龍點睛,也能將爛片提升到正常值,甚至有意想不到的詮釋。然而,本片《樓下的房客》配樂的配合應用卻中規中矩,些微之處也不太貼合畫面與電影節奏。在電影的高潮使用了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歡樂頌》,企圖想要製造和平與混亂的衝突感,只可惜過去許多電影已使用過類似的配樂邏輯,如電影《金牌特務》中,利用愛德華‧艾爾加的『威風凜凜進行曲』搭配爆頭的片段更堪稱近期黑色幽默電影的一絕。

電影《樓下的房客》處理人性還不夠細膩與深刻,特別是在亂倫的暗黑情節,父親對女兒的性幻想的畫面,若能有更大膽的表現手法,或著用藝術化的隱喻,如同電影《鬼店》男主角Jack與他兒子Danny在房間對話的片段,透過剪接父親與裸女發生關係來比喻他性侵自己的兒子,其電影語言又往上提升到另一個層次。

儘管有諸多的不盡理想,這次台灣類型電影已在上映一週後票房破億,除了意味著觀眾電影觀看習慣正逐漸改變,也代表本片商業與藝術的結合呈現出一定的平衡與水準。希望影像製作業者能繼續往類型電影發展深耕,邁向專業成熟之道路,讓觀眾能進到戲院欣賞高規格又具質感深度的國片。

圖片來源:《樓下的房客》官方 Fanpage

《危城》英雄故事下的警世寓言

《危城》英雄故事下的警世寓言

《樹大招風》——連賊都要忌憚的未來

《樹大招風》——連賊都要忌憚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