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肆之一
One of Twenty-Four

— 電影每秒有24格,構成觸動觀眾的畫面。 每年上映的電影很多,但專精於華語電影的卻很少。華語電影其實是最接近你我生活的電影,與我們有共同的文化,與深刻的連結。在貳肆之一,可以盡情討論與電影間的故事,看見屬於華語世界的電影風景。 歡迎來到貳肆之一,感受電影幕前幕後的故事,看見電影裡的美麗景致,創造電影與自己的共同故事。

《十年—本地蛋》 別再讓雞蛋破碎了

《十年—本地蛋》 別再讓雞蛋破碎了

文/Adrianne
榮獲今年香港金像獎最佳影片的電影《十年》,雖然因其政治隱喻性的題材飽受議論,但電影重新回歸香港,探討這片土地在這幾年間的轉變,以及未來發展,預言式的敘事備受肯定。
這些年受到大陸的牽制,香港電影作品多半以合拍片為主,內容可能因政治壓力流於表面,藝術質量也黯然失色。我們漸漸看不到帶有濃有港味的本土電影,警匪片諜對諜的角力戰、王家衛充滿謎樣鏡頭與畫面的敘事,或者周星馳百看不厭的老梗喜劇…當我們感嘆香港電影盛事的凋零時,電影《十年》,以五個短篇故事組成,分別為郭臻導演的《浮瓜》、黃飛鵬導演的《冬蟬》、歐文傑導演的《方言》、周冠威導演的《自焚者》和伍嘉良導演的《本地蛋》,它的出現確實給了香港民眾,以及影迷們一線曙光。

這五部都以簡單樸實的拍攝手法完成其作品。其中,伍嘉良導演的作品《本地蛋》的劇情講述香港在未來將被嚴格控管與監視,如同喬治歐威爾的小說《1984》,老大哥永遠都在監視著你。片中主角的兒子被迫參加少年軍,規定檢查社區裡名單上標示的違規的事物。主角的雜貨店販售本地產的雞蛋,卻因標示「本地」蛋而被檢舉違規,隨後,少年軍前往徵查書店列在名單上的禁書,種種「掃毒」的行動,扎扎實實的宣告香港的本土文化即將滅亡。

從電影敘事來看,雞蛋彷彿被比喻為希望,懷有香港未來的希望象徵。而最後一間養殖場的關閉、轉移,被檢舉則暗示著希望正一步步走向毀滅。一直到少年軍拿著一盒盒雞蛋砸向書店,眼看希望一顆顆被破壞之際,男主角的兒子手上卻捧著雞蛋,沒跟著其他盲從的少年軍起舞。電影尾聲男主角與兒子一起攜手走進藏匿在城市中的禁書書店,書店老闆跟男主角解釋著他的兒子如何暗中幫助他,讓這些書籍不被徵收。而這家禁書書店也代表著被強權壓榨下的結果,同時,也是保存文化,隨時都能激起反抗,發聲之地。

導演爾冬陞在頒發金像獎最佳影片時,引用了羅斯福總統的名言:「我們最需要的恐懼就是恐懼本身。」許多人都在討論,電影《十年》除了預言香港的未來,更加警告台灣就是下一個香港。面對強權一步一步將魔爪深入兩地,我們害怕的不僅僅是失去自由與權力,更懼怕的是失去原有的文化、在城市中孕育的建築風貌、在地人的性情,都需要我們竭盡所能的捍衛,電影《十年》的五個故事,恰如現今悲觀的情勢,但我們必須保持清醒,因為保衛與珍惜自家的文化,還為時未晚。

 

杜琪峰的實驗舞台《三人行》

杜琪峰的實驗舞台《三人行》